#
#
#

        “心即托艺”王稳苓的绘画探索

        作者:张子康2023-05-23 08:21:18 来源:中国文化报

            (1/2)高原情·希望 69×69厘米 2018年

            (2/2)格桑花·分享 190×97厘米 2019年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王稳苓的水墨人物作品总能给人一种情感上的触动,这种感觉或源于她对作品中人物神韵的塑造和对水墨特质以及光影明暗的把控。提起光影,人们联想到的往往是西方绘画中的感官体验,尤其以印象派绘画最为显著。而传统水墨画更多是阴阳虚实的表达,以笔墨浓淡的运用传达出艺术家的意境塑造。宗白华在《美学散步》一书中写道:“中国画中所表现的万象,正是出没太虚而自成文理的。画家由阴阳虚实谱出的节奏,虽涵泳在虚灵中,却绸缪往复,盘桓周旋,抚爱万物,而澄怀观道。”水墨画的这一特质源自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浸润——“有”和“无”的辩证统一、“阴”和“阳”的自然和谐。  

          在中国传统美学思想中,意象是艺术创作的核心。虽然“意”“象”的关系已然辩证统一,但水墨画中的“神韵”在经历千余年无数先贤的感悟和探索实践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其中的意境营造在国际艺术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王稳苓艺术作品中的水墨人物之“神韵”传承了这一特点,其中的神韵一方面来自于王稳苓对于描绘对象的整体把握,也就是对于“象”的刻画;另一方面来自于她在艺术作品中注入的情感,也就是“意”的生发。从这两点看来,王稳苓的水墨人物创作已然走向了“意”由心生、“象”自天成的艺术境界。

          受我国传统经典哲学思想的影响,传统水墨人物多重“意”而轻“形”。这种情况直到清末民初中西文化交流的逐渐加强才有所改观,以水墨人物为例,被徐悲鸿称为“仇十洲后中国画家的第一人”的任伯年便把中国画带进了新的发展时期。之后的徐悲鸿、林风眠、蒋兆和等艺术家积极推进西方光影写实造型观在中国画中的借鉴和融合。

          近代女画家周思聪深受其师蒋兆和、李可染影响,是近代水墨人物画集大成者,她的悲天悯人让她的作品充满浓郁的情感。周思聪的作品笔墨精练、极富意趣,正得益于对西方艺术表现形式的理解和感悟,以及对于传统笔墨的提炼和强化。

          接受过学院书画系统教育的王稳苓,其写实水墨人物作品中俨然可以看到周思聪的笔墨意趣。王稳苓的作品充分展示了西方写实造型观和中国传统美学思想中的神韵表达之融合,这是建立在对于“写生”和“写意”的关系把握,写生是艺术创作的基本功,写意是融合个人感悟和情感抒发的升华。王稳苓的艺术创作并没有完全照搬西方的光影表现手法,而是融入了自己对于水墨光影的理解、感悟和实践探索,形成了富有个人特色的艺术语言和表现形式。她利用西方光影的表达手法谱写出中国传统哲学核心理念,更趋近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她作品中的光影很多时候无法确定光源的方向、数量和强度,似乎四处皆是光源,又似乎四处皆无光源。之所以呈现出这种空灵之感,或是得益于其对于水墨的深刻理解和将光影之源融入创作情感之中,也正因为对这种创作方式的探索,让她的作品充满宁静、朦胧、纯真意味。

          从王稳苓的写实水墨人物作品中可以看出,她不仅拥有扎实的写实功底,也在作品中融入了自我的感悟,并最终在作品中呈现出超脱之感。扎实的功底可以让作品在“形”上使观者眼前一亮,而把情感融入作品中则需要不断地深入社会生活,提炼出属于自己的独特情绪,并把感悟所得以适应自身的创作方式在艺术作品中表达出来,这是一个反复入世出世的探索实践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王稳苓找到了自己的通达之路。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邮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电话:
          邮箱:fuwu@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50(s)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