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皓月千里随人归——侧记平山郁夫与范曾的世纪友谊

        作者:李小奇2023-02-08 08:30:09 来源:中国网

            一衣带水的中日关系,以文化为桥梁,可上溯至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3世纪的周秦时期。来自大陆的移民带去先进的农耕文明,使日本从绳纹时代迈向弥生时代。公元3世纪三国时期日本邪马台女王卑弥呼派遣使者出使曹魏,此后双方交流渐趋频繁。至公元7-9世纪的隋唐时期,日本自飞鸟时代经奈良时代至平安时代,连绵不断地派出十数次遣隋遣唐使团,全方面学习中国文化。当此之时,有因“慕中国之风”而长留大唐的阿倍仲麻吕、有回归东瀛立身扬名的吉备真备,也有为传法而六次舍身东渡的鉴真,他们共同成就了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非凡盛举。公元10世纪至14世纪的宋元时期,因改朝换代与战争的影响,中日虽鲜于官方的联系,但民间交流却依旧方兴未艾,并使得中国的禅与茶道文化在日本得以广泛传播。公元14世纪后至明末时期,中国的儒学对日本文化产生了极深刻的影响,从程朱理学到“阳明学”,推动了日本儒学的官学化。文化,成为一条无形的纽带,连接着中日人民的情感与生活,既深远悠长又历久弥新。

            艺术不论新旧

            1979年夏,中国画家范曾第一次赴日展览,在获巨大成功的时同时亦初会神交已久的平山郁夫。这位长其八岁、在日本负有盛名的画家给范曾留下了稳重而谦和的第一印象。在随后向日本NHK电视台介绍范曾时,平山郁夫称范曾为继承了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新一代领军画家。在被问到范曾是否代表了中国艺术的新潮时,平山郁夫回答:“艺术的标准是好和坏,而不是新和旧!”这样的想法与范曾一贯的主张不谋而合,二人从此成为莫逆之交。

            范曾每到日本,平山郁夫必将他从东京接到自己的居住地镰仓。范曾回忆,那是一排建于缓坡上的平房,客厅与卧室陈设极均极为简单,唯有橱柜里摆放着那些来自丝绸之路的小型青铜器与陶石器,见证着他对中国文明的向往与热爱。平山郁夫送给范曾一个木箱,里面装着他在丝绸之路上创作的速写与素描画册。平山郁夫说,这本画册仅印19册,此前中国画家中仅送了吴作人、李可染、关山月。赠范曾的一册编号14,范曾觉其珍贵异常,不愿据为私有,后转赠南开大学图书馆珍藏。

            范曾应平山郁夫之邀赴东京美术学院参观,看他教授日本学生临摹敦煌壁画。课堂鸦雀无声,连壁画上的残缺部分他都要求一一表现,不允许加入一丝一毫的主观元素。1991年,奈良药师寺的玄奘三藏院伽蓝建造完成,平山郁夫倾一生所学与对中国文化的情感创作了《大唐西域壁画》,在这幅长达50米、日本最大的壁画中,平山郁夫将自己的形象留在了壁画近尾端的云影中,留在了大唐文化的气象万千之中。

            与药师寺遥遥相对的唐招提寺,正是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巨大贡献的鉴真东渡后所建。范曾前往唐招提寺当日,恰值鉴真圆寂纪念日,日本民众排成数百米的行列,徐徐前行,静寂无喧。范曾将所绘的《泼墨鉴真和尚像》赠予唐招提寺,平山郁夫对此亦极表谢忱。

            明月已随人归

            1984年夏,时任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的平山郁夫访华,与众多中国著名画家应前驻日大使符浩之邀,在钓鱼台齐聚一堂,大家不禁乘兴挥毫。宣纸一铺,黄胄说:“小范,你先画一个人。”范曾素以作画神速著称,二三分钟,一位闭目吟哦的诗翁已跃然纸上。说时迟那时快,黄胄在诗翁下添了一头生动至极的毛驴,取“诗思在驴背上”之意。接着,平山郁夫悬笔在天空勾起一轮满月。十分钟不到整画已成,众皆称佳。大家共邀吴作人题字,文云:“明月随人归,甲子中秋钓鱼台兴会,群贤毕至,尽兴挥洒者有平山郁夫写悬镜,黄胄先生写奔驴,范曾先生写诗翁。”《明月随人归》成为一幅不朽之作,记载了中日绘画大师的友情,珍藏在钓鱼台国宾馆。

            2008年,即平山郁夫逝世前一年,他以对中国人民的深情,送给钓鱼台国宾馆一幅描绘奈良佛寺的油画,并与范曾再次会面,这是二人的最后一面。此时黄胄、吴作人两位先生皆已作古,钓鱼台遂将《明月随人归》复制两幅,一幅送平山郁夫,另一幅送范曾。

            2023年1月23日,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到广岛平山郁夫美术馆拜访。为再续平山家族与范曾先生的世纪友谊,平山郁夫的弟弟平山助成亲笔画了一轮明月,并题写了“明月随人归”的题词,期待范曾先生再续情缘,共成画作,以中日友好的续篇永留史册。

            曾照彩云之心

            “明月随人归”出自李白的作品《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中“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一句。“山月随人归”,天将近晚,月色朦胧,照着下山之人,月光随人徐徐前行,空旷而深邃之感将人与时空融为一体。

            作为中国历代文人墨客吟咏的重要母题,这轮明月,虽清凉如水,却能温暖他乡之客。偶尔冷月葬花,常常暖共婵娟。这份感情上的共鸣,恰似中日艺术家之间超脱的气度与阔达的情意,在艺术的创作与传播的中碧空澄照,皓月千里,成为中日文化交流中令人动容的神来之笔。在他们的艺术生涯中,我们看到了贯穿始终的时代关照和共性理想。北宋晏几道词云:“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寄望我们饱含着这份古今相通之情感,以明月为心,积极谱写中日文化交流新篇章。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邮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电话:
          邮箱:fuwu@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40(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2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