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作者:俞越2022-08-16 08:22:11 来源:美术报

          丰子恺 并着采莲舟 37.5×27.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每逢夏日,荷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今年7月,浙江丽水可谓是“好运莲莲”。由浙江省丽水市历史博物馆培育的一株宋朝古莲长出了第一朵花苞。这株古莲的种子,是2017年在南京秦淮河淤泥处理时发掘出的,至今已有上千年。2019年,种子通过人工脱壳后被种下,通过四年用心保养,终于开花。此外,一株900多年前的开封古莲经培育后“苏醒”绽放。近些年来,在莲池中,并蒂莲的踪迹也时被发现,引来大家的注目。

          更有意思的是,荷花、莲蓬代替了玫瑰,成为今年七夕节的宠儿,中式的浪漫展现无遗。

          “芙蓉”“莲花”“荷花”“菡萏”“藕花”,在中国,荷,亦被赋予了很多的含义。池塘之荷,掩映于千家万户,摇曳入诗词书画。初夏时节,寻“小荷才露尖尖角”,仲夏时节,观“新荷漫沼叶田田”,盛夏时节,赏“接天莲叶无穷碧”,秋霜时节,可“留得残荷听雨声”,甚而风中、雨后亦有“叶有清风花弄影”、“碧玉罗盘弄水晶”……荷开、荷盛、荷落,承载着高贵的品质、诗意的生活。化身为器用装饰,荷亦留驻在生活日常。

          心中之荷,积淀着无数情愫,寄托了品性追求,承载着情感所系,蕴含了文化符号;是儒者不染不妖、品行高洁的君子形象;是道家餐风饮露、清净无为的精神图腾;是佛门出离红尘、明心见性的灵魂皈依。

          近期,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推出“映日荷花别样红——荷花文化主题展”,浙江省博物馆主办的“一一风荷举——荷文化与杭州西湖”在西湖美术馆开展。本期,通过作品、纹样,一探荷之风华。

          一一风荷举

          由浙江省博物馆主办的“一一风荷举——荷文化与杭州西湖”,正在西湖美术馆展出,展览围绕“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绕郭荷花三十里 拂城松树一千株”“接天莲叶无穷碧 映日荷花别样红”“白公堤畔烟湖空 四月未尽荷花红”“湖边不用关门睡 夜夜凉风香满家”“荷叶似云香不断 小船摇曳入西泠”这几个部分展开,涵盖从新石器时期至近现代的荷花主题文物、工艺品170件/组,赏荷观器,感受荷文化的魅力,并了解荷与杭州、和西湖的关系。

          杭州西湖大规模种植荷花,可上溯至魏晋南北朝时期。莲花因其身处淤泥却不染的品格,被大量装饰在六朝器物上,既顺应当时的时尚,也具有相当的美学价值。唐五代时期,荷景已成为杭州的重要园林景观。在建筑、绘画以及铜镜、石刻等工艺形式中也常见莲荷装饰。

          北宋时期,荷花在西湖广泛分布,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美。南宋时期,荷景成为了宫廷、宅院的重要园林景观,赏荷成为潮流。杨万里笔下“西湖旧属野人家,今属天家不属他。水月亭前且杨柳,集芳园下尽荷花。”写出了西湖十里锦绣、荷花摇曳的荷塘盛景。宋代大儒周敦颐,以名篇《爱莲说》将荷花意象与文人修为紧密结合,荷花成为君子之花、文人“比德”之物。在文人意趣的主导下,文房雅玩、家具陈设、茶酒香事,均与荷花结缘,用赏之余,妙趣横生。

          明代,经数次修扩建,西湖终于重现“种荷花满湖,堤畔柳丝成畦”“两湖光艳,十里荷香,如入山阴道上,使人应接不暇”的景致。晚明江南地区清供与崇古之风盛行,士大夫醉心于此,常借物抒怀。荷可观叶、赏花、采实,赏用期几乎与其生命周期等长,而无一可废之处,兼具耳目之赏和物用之实。明人爱莲成癖,大量著书立说以论玩赏之道。

          清康熙三十八年,“麯院荷风”在苏堤跨虹桥西的岳湖获得重建。康熙皇帝改“麯院荷风”为“曲院风荷”。康熙、乾隆南巡后,把江浙文化带到了北方,圆明园的莲荷风情园——曲院风荷,即按照西湖曲院风荷的布局所建。清代的莲荷文化进一步向世俗方向前行,与莲有关的吉利祥瑞的图形和词语深入人心,祥瑞观念也通过莲荷的音、形和意得以外化和传承,成为从宫廷贵族到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符号。

          映日荷花别样红

          荷花与中国人的衣、食、住、行、音乐、舞蹈、美术、文学等关系密切,文化内涵极其丰富。在重庆三峡博物馆内展出的“映日荷花别样红——荷花文化主题展”,挑选了馆藏文物中与荷花相关的精品,陈列展出。

          本次展览中,馆藏文物东汉的采莲画像砖(拓片)生动反映了采莲这一古老习俗,表现了荷叶满池,群凫嬉水,远处山峦起伏连绵,一叶采莲舟荡漾在湖光山色间的优美画面,仿若可闻情味悠长的歌声。

          作为审美意象的荷花,在六朝时期散见于各类诗歌中。到了唐代,进一步生发出荷花的“清美”和“哀美”,荷花开始成为士大夫特定人格的对象化载体。宋代周敦颐的《爱莲说》更让荷花的“君子”之姿誉满天下,使其成为人格完美的象征。也是在宋代,文人们发展出水边月下赏荷的消遣方式。馆藏清代费丹旭绘《扁舟荡月图》反映的正是夏夜的荷塘深处,圆月高悬,文士倚舟摇扇悠游徜徉在醉人的夜色之中,意境宁谧清雅,人物刻画尤为生动传神。

          古代园林营造中,荷花往往是最常见的观赏植物之一。它们与亭台水榭、翠柳修竹等配植,很好地构建起园林空间,也提供了私密环境,营造出幽谧清旷的氛围。馆藏另一幅费丹旭绘《倚栏图》里,画家把主人公置于水边廊阁中,柳枝摇曳,荷叶漫塘,营造出“池荷香远,堤柳烟深”的氛围,也衬托出闲适的心情和高洁的人品。

          而皇家园林中的荷花,则更多体现了帝王的政治理想,以及对于养生求仙的追求。馆藏清代强国忠绘孙岳颁题《唐人诗意图》册曾在内府递藏,其中一开写层岩叠翠的山间景色,琼台错落,荷花飘散水面,参照图上孙岳颁小楷录唐代方干《因话天台胜异仍送罗道士》诗,可知所绘内容与求仙问道有关,符合皇家审美。此外,荷花在园林中作为图案装饰也出现在瓦当、砖、漏窗等构件上。

          荷花也是中国传统花鸟画的重要题材,无论工笔还是写意,设色还是水墨,都有其独特的意韵。历史上善绘荷花的名家很多,如赵昌、崔白、陈淳、徐渭、八大山人、齐白石、张大千等都是画荷高手,更有近代忠县人杨建屏,画荷技法颇高,俗称“杨荷花”。本次展览中,八大山人《荷花鹭鸶图轴》、齐白石《四季山水图屏之荷亭清暑图轴》、张大千《泼彩荷花图轴》、杨建屏《荷花图轴》都集中亮相。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邮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电话:
          邮箱:fuwu@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40(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3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