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都统之印,南窖之印

        作者:梁盼2019-10-19 00:10:40 来源:中国艺术报

          都统之印

            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市房山区南窖村村民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出一枚铜铸印章,上面刻有阳文九叠篆书“都统之印”四个字,其底座为正方形,边长约8 . 5厘米,厚约2厘米,其印把长约4 . 7厘米。后经考证,此印为金代官印。金代的“都统之印”以及类似的“都统所印”等印章,在中国北方的山东、河南诸多地方,亦有出土。

            “都统” ,金代武官名号。 《金史》记载,猛安之上置军帅,军帅之上置万户,万户之上置都统——“猛安”为女真族特有的军政合一之官名,从四品,而“都统”则为正三品,属高级别的地方军政大员。

            金朝,中国东北地区的女真族创立于1115年,建都于上京会宁府,即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1125年,励精图治,金灭辽,两年后再灭北宋。1153年,金政权的都城从苦寒偏远的上京南迁至“中都” ,即今北京。金朝迁都北京,是北京真正意义上的建都之始,距今天已866年——之前的辽代,北京地区为“燕京”析津府,或称“南京” ,只属于陪都的性质。主迁都北京的是金代第四位皇帝“海陵王” ——他排除各方阻力,强令女真贵族和大臣离开熟悉的白山黑水,义无反顾奔赴前朝辽国的“燕京” ,并改燕京为中都。

            海陵王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孙子,女真名为迪古乃,汉名完颜亮,字元功,生于1122年。他在位12年,严肃吏治,雄才大略,能听取臣下的不少好建议,有开疆拓土的强烈进取心。早年,海陵王既是攻城略地的战将,又是“风仪闲逸” 、帅气逼人的文人,可谓文武全才。而且海陵王极度崇尚汉文化,喜交宋、辽各族的士大夫,能写出极其豪放的诗词,甚至可位列金朝文坛之首。

            迁都北京还不够,为达到长期定都北京、经营北京、繁荣北京的目的,海陵王紧接着决定将原在黑龙江阿城的祖陵迁至北京。他先是派“司天台”的官员在中都周边一带寻找风水宝地,后经过他全程的大力督促,终于选定陵址:中都城西南方向约100华里、九条山脉蜿蜒而下、古有“幽燕堂奥”之称的云峰山。

            而这云峰山,便位于今天北京市房山区的大房山之中。大房山古名大防山,乃太行余脉,是京西南地区的头号山系,其绵延100余公里,大体上横亘于房山区的两条母亲河——拒马河与大石河——之间。在海陵王“相中”的云峰山不远处,还有一座猫耳山。

            “金陵遗址”与我挂职的南窖村,直线距离仅约10公里,所以,在村里漫步时,我抬头就可以见到气势撼人的猫耳山,从而遥想金陵,遥想金国,遥想海陵王。从海陵王一朝开始,经过60余年的持续营建,金陵逐渐形成一处规模宏大的皇家陵寝。 《金史》中的“奏帖”曾记载,从金陵所在地的“坟山” ,即与猫耳山毗邻的云峰山,过“辘轳岭” ,有“南郊涧道”隔断山势。此“辘轳岭”即今猫耳山的东大岭,“南郊涧道”即南窖沟——南窖村附近的一道大山沟,据说“南窖”这个村名亦来源于此。

            海陵王对这块陵寝十分重视,建设期间曾多次前来视察,最后一次曾驻扎在此半个月——如果他翻越“南窖沟” ,再沿着山坡小道稍微朝前走一走,便能踏入南窖这片土地。说不定他来过,谁又能确定呢?

            国祚长达120年的金王朝,其金陵中共埋藏包括金太祖在内17位皇帝(包括追封的历代祖先) 。金陵本为北京地区最早、规模最大的皇陵,可惜,它命运颇为坎坷。明代末期,因为崛起于东北的满族乃女真族的后裔,于是明熹宗下诏对金陵进行了大规模毁坏。老北京的“燕京八景”中本来有“道陵苍茫”一景,指的就是位于房山的金陵。如今,其余七景风采依旧,而“道陵苍茫”却鲜有人知。

            迁都北京、营建金陵的海陵王,是一位毁誉参半的帝王,其得位不正,乃杀害其堂兄金熙宗而登鼎,属篡位。而海陵王的结局,亦颇为凄凉。1161年,时值40岁壮龄的海陵王,集中60万兵力,陆海并发,分四路对南宋发动全面进攻。可初尝胜绩之后,形势就不太乐观,后在南宋境内的长江瓜州渡江作战时,海陵王不听劝阻,一意孤行,勒令将士说:“三日渡江不得,将随军大臣尽行处斩。 ”

            最终,多位将帅联合发动兵变,将完颜亮刺杀,并仅以庶人之礼,草草葬之——金陵的“发起者”与建设者,却没有被葬在金陵,而且,其陵墓至今不知在何地。史载,其陵也在房山区境内,但从未被发现,或许早已被毁坏殆尽。

            更不堪的是,海陵王死后,继任者褫夺其皇帝的称号,这自然是他在历史上被称为海陵“王” ,而不是海陵“皇帝”的原因。海陵王杀其堂兄金熙宗而夺嫡成功,而他自己也死于内斗之中,其遭遇令人唏嘘。总之,作为一个篡位者,海陵王与他苦心营造的中都城,以及他与金陵之间的关系,似乎都已经遭到人为的“切割” ,海陵王的存在很是虚幻。好在历史是真实的,“都统之印”是真实的,金陵遗址是真实的,猫耳山是真实的,南窖村是真实的。

            我不想说,“都统之印”出土于南窖村,就充分表明南窖地区在金代如何显要。我想说的是,在南窖村,在猫耳山脚下,只要追忆这枚“都统之印” ,便可以回望中国北方那个铁马金戈的金王朝,回望刚刚成为帝都的北京,回望鼎盛时期的金陵,回望海陵王这个悲剧帝王。所以我还想说,这枚“都统之印”对于小小的南窖村来说,具有一种很强的历史厚重感,故此“都统之印” ,又可誉之曰“南窖之印” 。

            (作者系北京市房山区南窖乡南窖村党组织第一书记)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邮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电话: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邮编:100069
          电话:18053077877
          13261878869
        Processed in 0.077(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9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