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桃坞镌印——2020全国版画(木版)学术邀请展

        作者:核实中..2020-09-18 09:31:29 来源:中国建筑家网

            (1/31)

            (2/31)晨(黑白木刻)·苏新平

            (3/31)不要相信历史(木刻·数码·拼贴)·康剑飞

            (4/31)姑苏四大名园·拙政园(木版水印)·顾志军

            (5/31)绽蕾暗香(木版水印)·韩东

            (6/31)飘落的秋叶(木版水印·综合版)·陈新建

            (7/31)那山那水那舟(木版水印)·姚永强

            (8/31)聚(木版水印)·王允

            (9/31)花旦之一(木版水印)·邝明

            (10/31)荷风舞动之四(木版水印)·王雨中

            (11/31)光阑(木版水印)·陶亚青

            (12/31)古城记忆·青铜光(木版水印·综合版)·栾剑

            (13/31)感受大汉(木版水印)·杨锋

            (14/31)被遗忘的风景系列二(黑白木刻·凸版)·邬林

            (15/31)不明飞行物NO.5(木版水印·平版)·张敏杰

            (16/31)刹那冥契(木版油印)·黄洋

            (17/31)过山车与浮水者之一(木版水印)·隋丞

            (18/31)鹏程万里之四(黑白木刻)·黄启明

            (19/31)山水之四(木版水印)·张放

            (20/31)诗和远方(木版水印)·李影

            (21/31)石塘三月(木版水印)·万子亮

            (22/31)丝绸春秋(木版水印)·张天星

            (23/31)乙亥年造像(黑白木刻)·王鉴非

            (24/31)在路上(木版水印)·顾勤

            (25/31)迢之奔奔(木版水印)·庾武锋

            (26/31)雪花又飘(木版油印)·刘春杰

            (27/31)逍遥游之前浪(木版水印)·徐增英

            (28/31)纸鸢何曾识狼烟(木版水印)·濮存周

            (29/31)假日·湖山之十二(木版水印)·方利民

            (30/31)魔方NO.9(木版水印)·朱建辉

            (31/31)大别山组画NO.3(木版油印)·刘彤彬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桃坞镌印——2020全国版画(木版)学术邀请展
            展览时间:2020/09/25~2020/11/15
            展览地点:[江苏]-张家港市人民东路5号-(张家港市美术馆)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 中共苏州市委宣传部 苏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共张家港市委宣传部
            参展艺术家:苏新平 康剑飞 顾志军 杨锋 陈新建 张放 ·朱建辉 ·姚永强 王允庾 武锋 陶亚青 濮存周 邝明惠 栾剑 顾勤 邬林王鉴非 张敏杰 刘春杰 ·刘彤彬 王雨中 张天星 方利民 隋丞 韩东 李影 黄启明 徐增英 万子亮 黄洋

          承办单位: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江苏版画院、苏州市美术家协会、张家港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张家港市美术馆、金鸡湖美术馆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社

          展厅:张家港市美术馆一楼、二楼

          巡展时间:2020年12月3日—2021年1月5日

          巡展地点:金鸡湖美术馆

          首展开幕时间:2020年9月25日下午15:00时

          开幕地点:张家港市美术馆一楼


          前言

                “桃坞镌印”是立足苏州、面向全国的系列版画展。本年度,画展聚焦“木刻”版种,以“对话历史,凝望时代”为初衷,将地方木刻版画史文献与当代优秀木刻版画精品并列展陈,既肩负赓续文脉的历史担当,又传达致敬经典的人文情怀,展现出在推动传统木刻版画当代转型的进程中,重构全新艺术格局的文化理念与价值追求,是一个有温度、有厚度、有特色的展览。

               江苏的版画历史渊远流长,木刻版画传统根深叶茂。20世纪五六十年代,江苏崛起优秀的地方版画创作群体——江苏水印木刻学派,代表人物吴俊发、黄丕谟、张新予、朱琴葆等前辈。他们在积极投身木刻版画创作的同时,创办“江苏水印版画培训班”,带动全省版画事业繁荣发展,为开拓中国版画的现代之路做出了重要贡献。千年姑苏,锦绣江南,不仅以烟雨氤氲孕育出传统木版水印中的璀璨明珠——桃花坞传统版画,还继承和发展水印木刻文化传统,在20世纪中叶推动形成传统木刻版画的现代复兴热潮:从1962年成立的苏州业余版画创作小组,到后来的苏州版画廊、苏州版画创作研究会、苏州版画创作研究室、苏州子牛版画会、苏州版画院等,聚集和培育了几代苏州版画人,留下数量可观的优秀创作成果和珍贵的图片、影像、文字资料。从“姑苏之秋”系列版画展到“局内局外”版画展,再到今天的“桃坞镌印”全国版画邀请展,苏州这座文化名城的版画情怀始终不改,“苏州版画”正在成为也必将成为中国版画史上更加重要的篇章。

               今天,当我们以阅读文献展的方式重温江苏、苏州地方木刻史的辉煌,在感慨岁月荏苒、逝者如斯的同时,更对中国木刻版画的当代转型充满期待,而这正是我们将要在“桃坞镌印”中获得惊喜的最好铺垫:本次版画学术邀请展,汇聚了来自全国30位版画家的100件近作,集中展示了他们对当代木刻版画本体语言的探索与拓展,将他们对文化观念的深度思考、对艺术风格的独特呈现推介给大家,并愿以此成就一场关于中国版画艺术发展历史与当下作为的文化对话,进而激励我们在这个沧桑巨变的年代,与艺术之光灯火相邀、伴时代足音星夜前行。


          苏新平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


          历史的镌印

          尚辉

          (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


               受机械或电子图像的巨大冲击,绘画——这种手工图像给予人的视觉体验似乎越来越被边缘化,也越来越缺少视觉新异感了。版画作为工业时代发展起来的机械图像,其机械性的绘画复制本就是一种大众文化视觉类型,只不过,因木版、铜版、石版等转印材质不同而重新赋予绘画以一种新的、独特的材质与制作美感。即使如此,版画在电子图像时代同样由于生成周期长及手工制作的限制而缺乏电子图像那种即时、瞬间和奇幻的快捷性与刺激性,版画和所有绘画一样都在这个时代面临着电子图像的挑战。问题是,版画作为一种手工图像,更多的是造型艺术形象的创造,而不是日常视觉形象的记录或电脑拼图的制作,其形象塑造所体现的绘画艺术的主体意识与文化品格是机械复制图像难以具备的本质特征。如果能够始终把握这种绘画与复制图像的区别,那么对版画在电子图像时代的生存与发展也会形成比较清醒的认识。

          晨(黑白木刻)·苏新平

          不要相信历史(木刻·数码·拼贴)·康剑飞


          姑苏四大名园·拙政园(木版水印)·顾志军

             本次版画展区别于其他邀请展的策展理念,可能就是展览被设置在江南古城姑苏所形成的一种独特的文化与艺术的上下文之间。明清时期在古城姑苏逐渐形成的桃花坞木版年画,是农业时代半手工半机械复制绘画的典型大众艺术样式。当时的姑苏既是明清中国文人画的中心,也是中国商贸的集散地,桃花坞木版年画是将文人画品位投射到民间画工绘画的一种表现,木刻工艺加印制技术重新熔铸,从而形成了一种新型的为大众所喜爱的绘画样式。桃花坞木版年画的新创具有历史性的意义,它不仅影响了日本浮世绘版画,而且通过浮世绘版画而流传至欧洲,由此启发了印象派和后印象派对平面造型与装饰趣味的追求。

          绽蕾暗香(木版水印)·韩东

          飘落的秋叶(木版水印·综合版)·陈新建

          那山那水那舟(木版水印)·姚永强

          魔方NO.12(木版水印)·朱建辉

              如果没有姑苏桃花坞木版年画,那么江苏水印木刻学派就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底蕴。江苏水印木刻的兴起除了表现现代生活的诉求,其艺术语言上一方面有新金陵画派通过山水体现新时代精神的艺术变革的启发,另一方面则是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和南京十竹斋水印版画在刀木关系上的传统滋养。以抒情的笔调捕捉时代变革中的江南风景,是江苏水印木刻风貌的审美内核,而这种抒情性也无意之中具有了吴门绘画的小巧、优雅和精致;将中国画的线条与墨色通过刀痕和木版转为机械性复制的水印木刻,从桃花坞和十竹斋的技艺中都可获得足够的借鉴。江苏水印木刻强调水的韵味和灵秀,可以说是中国画笔墨意蕴的一种转换,这是江南文人画一种共生的审美趣味,但怎样在木版水印中呈现,则体现了江苏水印版画学派第一代版画家的艺术创造。江苏水印木刻用一张木版的正反面所形成的主辅版,巧妙地编织了画面多层色面的变化,而印制的难度往往在于对水的驾驭能力。这种驾驭的审美目标,其实就是使木版水印的印痕始终保留一种水色的鲜活感,那无疑是中国画笔意墨蕴的一种异质同构!江苏水印版画的创建者们尽管风格迥异,但他们心心念念的正是这种具有文人画笔墨之高雅质感的水印笔墨。

          聚(木版水印)·王允

          花旦之一(木版水印)·邝明惠

          荷风舞动之四(木版水印)·王雨中

          光阑(木版水印)·陶亚青

          古城记忆·青铜光(木版水印·综合版)·栾剑

             江苏水印版画创立者几乎都把描绘新时代的苏州作为创作源头,他们的代表作也几乎没有离开表现最典型的江南人的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这同样构成了江苏水印木刻不可缺少的艺术元素。同样,江苏水印版画的创作者群体也以苏州籍版画家为多,这不仅因为他们是这片土壤的原住居民,更因他们得到的江南文化的各种滋养更加丰沛和饱满。在江苏水印版画学派之中,他们的作品显得更加江南,也更加苏州,仿佛一出刀,一刷笔,满版尽是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桃花薰风。因而,江苏水印版画学派离不开吴门姑苏所提供的生活样式与文化品质。

          感受大汉(木版水印)·杨锋


          被遗忘的风景系列二(黑白木刻·凸版)·邬林

          不明飞行物NO.5(木版水印·平版)·张敏杰

          刹那冥契(木版油印)·黄洋

          大别山组画NO.3(木版油印)·刘彤彬

              江苏水印版画学派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初,以1963年“江苏水印木刻展览”在中国美术馆的举办为崛起标志,先后在60年代和80年代达到创作高峰,至90年代而逐步式微。虽然,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水印版画作为一种版画样式还在一些版画家中承传延伸,但85新潮美术的兴起,也意味着其所追求的那种田园牧歌式审美意境的消散,水印版画所蕴含的水韵之中的诗意被一种未名的情绪和冰冷的理性所抵消。掀开江苏水印版画新页的可能正是以摆脱那种江南水乡诗意为标志的绘画,现代主义对于版画版种材料美学的重新试验与线面结构的极端追求成为艺术探索的新形式,新一代版画家已开始摒弃那种甜软的水印画风而转向与机械图像一样的锐利、冷漠、飘忽的精神传达,以此显现进入现代社会的人们的精神维度。在江苏水印版画发展的第三代、第四代画家身上,人们感受到了他们的迷惘和走失,只有少数人脱颖而出,成为21世纪以来中国版画发展的开路者。江苏水印版画第三代、第四代所遭遇的学术困境,主要是不能单一地守持其所造就的那种和田园诗境相统一的水印版画技艺与语言。如果说这种水印版画语言和技艺尚存些许延续的空间,那也必须进行审美形态的巧妙转换。显然,这不是个叙事与抒情的时代,甚至这个时代本就缺乏文学的诗意,消费社会的物性本质也反应到艺术的呈现方式上,版画媒材的物理性与观念性可能更有效地回应和对抗这个图像泛滥的大众视觉文化时代。

          过山车与浮水者之一(木版水印)·隋丞

          鹏程万里之四(黑白木刻)·黄启明

          山水之四(木版水印)·张放

          诗和远方(木版水印)·李影

          石塘三月(木版水印)·万子亮

          丝绸春秋(木版水印)·张天星

          此次版画展的文献展让人们抚物思史。毕竟,辉煌于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江苏水印版画学派已成为历史,展出的那些往昔岁月的版展请柬、海报、画册、照片、剪报和手稿等,让我们这一代备感熟稔和亲切,我们正是从阅读那时的作品、激赏那时的艺术而成长起来的,而这一切俱往矣!它们为历史画上了怎样的句号?抑或,今天的江苏水印版画如何改写这个句号为分号而开始新的旅程,又将书写哪些属于自己的艺术篇章?这些无疑都值得回味和探究。

          乙亥年造像(黑白木刻)·王鉴非

          在路上(木版水印)·顾勤

          迢之奔奔(木版水印)·庾武锋

          雪花又飘(木版油印)·刘春杰

          逍遥游之前浪(木版水印)·徐增英


          纸鸢何曾识狼烟(木版水印)·濮存周

          假日·湖山之十二(木版水印)·方利民

             2018中国百家金陵画展(版画)和2019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的举办,都令人欣喜地看到木刻版画在版画界的回归态势。而这次全国版画邀请展仍以木版为展览版种,力求展现近几年木版艺术创作的新样式和新成果,从而体现江苏水印木刻学派与当代木刻版画之间相通的某种文脉逻辑。其实,这个展览在策展理念上的追求带给了人们更多有关水印木刻和木刻艺术在当下发展的思考。也即,网络时代的图像生产与传播所形成的大众视觉文化已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观看方式与视觉经验,如果一味让绘画也成为这种消费图像,那肯定会自我消解。实际上,人工智能能代替的只是人的没有心智的可重复性体力劳动,而不可能被替代的恰恰是劳动中被人对象化的审美特征。木刻艺术的永恒性并不是美术史上已经生成的那些经典样式,而是木刻这种手工劳动被不同艺术家所赋予的审美的创造性。因而,作为某种艺术样式的版画可以进入历史,但被赋予人的心智情感的版画艺术却始终具备艺术的当下性。进入历史的是艺术家创造的时代经典,而不是艺术家富有某种手工劳动的艺术存在方式。

               我们期待大众视觉文化时代那种富于手工劳动的艺术图像的创造。                      






          邮箱:fuwu@meishujia.cn
          Q Q:529512899
          电话: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邮编:100069
          电话:18053077877
          13261878869
        Processed in 0.091(s)   11 queries
        update:
        memory 4.600(mb)